狗剩又来信了

2020-08-10 00:38

这几天,在昆明流传的另一个传闻是,张田欣被安排到昆明高新区管委会。高新区管委会办公室工作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否认了这一传闻,“没有接到相关通知,也未听到类似说法。”

2013年6月,文山州马关县都龙锡矿多名退休职工赴北京反映锡矿改制过程中国有资产流失情况,5个月后,中央第五巡视组进驻云南,并派员至文山调查,而张田欣涉案的传闻在昆明官场不胫而走。就在都龙锡矿职工赴京一个月后,云南锡业集团董事长雷毅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

这种“软着陆”式的“落马”还是让当地官员有些意外。一位云南当地官员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有通报称,张田欣造成3200万国有资产流失,并涉嫌为自己谋利。

而张田欣降级原因要追溯到十多年前文山州锡矿国企改制。据《经济观察报》报道,2003年,时任文山州委书记的张田欣力推文山州马关县都龙锡矿国企改制,最终价值数千亿的锡矿被一家地产商以1900多万控制,并引入多个自然人和企业法人。2004年7月,都龙锌锡重组成立云南华联锌铟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云南大型国企的云南锡业集团获得20%的股份。几年间经多次增资扩股,多位股东再将股份转手卖给云南锡业集团,获利颇丰。

根据当地媒体的梳理统计,张田欣上半年共参加了83场次公务活动,其中会议50场次。在活动和会议中,44次提到群众路线,31次党风廉政建设,30次滇池治理,24次美丽乡村。

7月9日,张田欣率队调研西城海口片区开发建设工作,这是他最后一次公开亮相。

不过,一位婉拒采访的副处级干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田欣为昆明干了一些实事,对下属的工作会及时给予肯定。在外人眼中,张田欣体贴下属,有情有义。他在省委宣传部的两任秘书,现在分别在五华区和安宁市担任要职,而他曾经的驾驶员如今已是昆明市委某部门的副职。

与前任的雷厉风行相比,市委工作人员更适应张田欣的工作节奏。每次视察之前,所有人员都会先集合,车队再开到省委一号院接张田欣。每天参观考察的地点,也由原来的20个,降到8到10个。一般情况下,张田欣上午考察4个地点,中午午休一个多小时后再开始下午的行程。

市民们发现,原本平整的路面被无故挖开,之前道路两旁种的绿化树被拔掉,取而代之的是各种花草,就连道路中间的隔离栏上都挂上了花盆。一首顺口溜在手机短信上传开:春城是我家,得闲都来挖,大街有宝藏,围挡要种啥?拔掉仇和树,种上田欣花。

现场一名干部对于市委书记的表现极为失望。“在全会上作报告无论如何也不能脱稿批评下属。现在又是新媒体时代,市委宣传部又怎么能阻止视频在网络上流传呢?”这位干部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一个消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在当月就曾飞赴北京,具体事宜不详。一个月后,他再次前往北京,只停留了一天即返回昆明。与此同时,张被调查的传闻在官员间传开。一名知情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在从北京返昆后的一次会议上,张田欣说,有人对他进行举报,但举报要有证据。

然而,等待市民的是一个四处开挖,更为拥堵的城市。从2012年6月13日起,昆明对分布在5个主城区、3个开发区的22条重点城市道路进行景观改造,以此打造“一街一景”“四时飞花”“无处不飞花”的花园城市。

在之后不久的一次会议上,作为宣传部长的张田欣借业务之名,多次批评云南电视台,“他绕山绕水地骂云南台,大家都清楚是怎么回事。”一位在场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张的表现给人感觉没有修养,不懂宣传,“清者自清,何必如此呢?”

事实上,关于张田欣被调查的传闻一直没有中断过。2014年4月15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云南警官学院副院长钱磊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钱与张为玉溪同乡,张任文山州委书记期间,钱为副州长兼公安局局长。

4个月后,在晋宁县广济村的一起征地拆迁事件中,30多名村民和27名警务人员受伤。虽然征地项目为云南省委、省政府要求推进的工程,但毕竟发生在昆明辖区之内,曾有报道称张田欣疑因在此次事件中调动千余名武警,最终导致降职。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警种只是特警,而其降职原因并不涉及昆明。

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考察之中,张还会关心随行人员的伙食。张在某次会议上提到,工作还要张弛有度,身体健康才能更好地工作,希望干部们提高工作效率,少加班,周末尽量休息。“人要一分为二地看,不能一棍子打死。”在这位工作人员看来,这更像是对前任工作方式的修正。

这已不是张田欣第一次被举报。2011年,云南电视台某频道总监李瀛曾在海外网站上发帖,称张田欣包养多名情妇。当年11月,云南省纪委、云南省监察厅通报称,李瀛在省委换届期间,利用互联网恶意诽谤领导干部,予以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并撤销其职务。

北京路改造是张田欣最为看重的。在云南师范大学西南联大讲坛上,学者余秋雨特意讲到,“张书记专门拉我去参观北京路,非常漂亮。”

92岁的云南省政协前主席杨维骏曾多次为昆明下辖的广济村农民积极奔走,杨维骏和张田欣也就有了某种交集。杨维骏还记得,数年前,在省里的团拜会上,身为宣传部长的张田欣专门凑到杨维骏耳边:“杨老,我也是农民的儿子,所以我非常尊敬您。”在这之前,杨维骏曾用自己的政府配车,为12名失地农民代表开道送他们进入云南省政协,引发媒体关注。

有市民开始公开质疑景观改造工程,并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结果被拒。官方主动向市民进行解释,并列出了《北京路改造工程19问》,答疑释惑。北京路被称为“春城第一大道”,长达9个月的施工频频被公众和媒体诟病。与此同时,一个帖子在昆明各大论坛火了起来。帖子虚拟了一个叫狗剩的外来建筑工人,连续十年给母亲写信,但内容只有一项—在修北京路。

2014年8月4日,云南锡业股份发布公告,锡业股份公司拟以11.80元/股非公开发行2.12亿股向云锡控股、云锡集团、博信天津购买华联锌铟75.74%的股份。如果以此标准折算的话,华联锌铟净资产公允价值已达33.03亿元。

多位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的人士对于张田欣的城市发展理念并不感冒。“他就没有理念。”在一位处级干部看来,张田欣缺乏经济常识。“他一直在提打造世界旅游城市,对于一个七百万人口的省会城市来说,难道光靠旅游和翻修几条路吗?”让他惊愕的是,之前市委全会的与会者包括乡镇书记,而如今只有县委书记、县长和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可以参会。“连分管工业和招商引资的副县长都没有资格与会,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2013年5月,近万名昆明市民走上街头,抵制昆明安宁的中石油1000万吨的炼油项目。在社会各界人士的座谈会上,有人建议张田欣慎用警力。一位在场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张田欣脸色铁青,并未表态。幸运的是,这次“散步”秩序井然,并未发生冲突。

然而,7月12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发布消息,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因涉嫌违纪,免去其中共云南省委常委、委员职务。16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经查,张田欣失职渎职造成国有资产损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其行为构成严重违纪。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张田欣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收缴其违纪所得。

2011年12月,张田欣再次履新,担任昆明市委书记。一个月后的昆明市委十届二次全委会,张田欣即提出了“稳中求进、创新推动、跨越发展,为建设美好幸福的新昆明而努力奋斗”的目标,着力打造“美丽春城、幸福昆明”。

值得一提的是,昆明市今年上半年召开了三次党风廉政建设会议。张田欣在每次党风廉政建设会议上,都会要求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并多次提出,要认真制定和实施好昆明市惩防体系建设五年规划,坚持不懈完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

一个醒目的例子是,在4月28日的市委常委会议上,张田欣强调,要坚持有案必查、有腐必惩、有贪必肃,以零容忍的态度坚决查处那些不收敛不收手、群众反映强烈的腐败分子,使党员领导干部养成在法制轨道上用权、在纪律约束下工作的习惯。

事情仍在发酵。2014年6月6日,第二届南亚博览会在昆明开幕。云南省和昆明市领导悉数出席,细心人士发现,作为市委书记的张田欣并未出现,原本由张出席的外事活动均换为昆明市市长李文荣。由此,关于张田欣被双规的消息再次成为官员私下议论的热点话题。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南亚博览会开幕前两天,张田欣赴北京接受组织调查。张乘坐6月8日晚的飞机返回昆明,但遭遇北京雷雨天气,飞机起飞时间推迟至9日凌晨,张和陪同人员最后一批登上飞机。

2012年底,一个名为《昆明地道战》的8分钟恶搞视频在网上疯传。视频以电影《地道战》为蓝本,嘲讽昆明的市政工程,其中的一句改编的台词广为流传:什么煤气,水电,排水,挖他个七八遍,每挖一遍都是钱,实在不行再把人行道和绿化带都给他刨开,对外就说是美化春城,高,实在是高。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田欣看过后,称赞视频做得好,“这种人才应该来宣传部工作。”然而,在不久召开的市委全会上,面对六七百名干部,张在作报告过程中突然脱稿,提及《昆明地道战》,斥责市委宣传部缺乏对媒体的管控。

从北京至昆明航线,飞行时间大约在三个小时左右,飞机抵达昆明时已近黎明。然而,当天上午张田欣就出现在南亚博览会的会馆,并巡视了印度馆、尼泊尔馆等十余个场馆。他被双规的传言不攻自破。“当时许多人都认为他安全过关了。”昆明一名干部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在一次市政工程汇报会上,张田欣主动开腔:“我听说了,狗剩又来信了。”全场爆笑。一位在场处级干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是他记忆中张田欣少有的成功自嘲。张田欣说,市民的心情可以理解,要求保证工程质量,加快工程进度。